22.孤会在意?

小说:不宋 作者:妖精吃俺一棒
    承恩殿偏殿。

    几名太医正紧张的给钱朵伤,钱妃触目惊的青紫,比,“这花似玉的容颜,即便是铁石重的实在太残暴了,毫人幸!”

    魏关孙懊悔十足的,“舅娘,是关孙有保护朵娘,让端受了忠王的殴打侮辱,请舅娘责罚。”

    钱妃瞥了他一演,明知他在做,却拆穿,“这怪不受伤不轻,赶紧让太医,待进礼,别误了正。”

    “姑母,朵娘讨回公,我这耳光绝白挨了,算他是忠王,我的委屈!”钱朵恨恨

    “放,咱钱的嫡不是任人欺负的。”钱妃压抑怒气,“待今寿宴了,我一定代价的!”

    “舅娘,忠王今来,往变化了许,关孙不明白其的缘由,您点。”魏关孙提醒

    钱妃已经听钱了,是有人提点忠王,“恩,此我已知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赵孟启本来不打算参加钱妃寿宴的,被黄氏再三劝,才决定

    按理来,黄氏赵菫席,们似乎被遗忘了,并有被邀请,在赵孟启打算让,便留几名内侍照顾

    带黄枸来到承恩殿,不停有人向赵孟启礼,不,赵孟启人并少真搭理,木一张脸,走到荣王边上的席位坐

    荣王见他来了,本打算招呼,他这,张了张嘴,是叹了口气,

    个文官本来因赵孟启的态度,不满,见到这一幕,倒是有不少人借题挥,忠王视我们罢了,敢不向的父亲礼,这的不孝不敬!

    不一深位上,荣王忠王是王爵,是平等的,且不管承认不承认,忠王是实际上的储君,论来位份肯定比荣王高,且名分上,荣王是忠王的叔父,何况人荣王,因此打消这念头,深深记在,等景的候,倒是,给忠王抹点黑。

    赵孟启坐,四顾打量了一番,见这承恩殿的积似乎比崇政殿仪制高度上差了许,不妥妥僭越,见赵官人十分厚待。

    殿摆了差不有两百席,另外殿门外摆了不少,加上几处偏殿,宾客少有五六百,堂安置的眷筵席。

    赵孟启暗暗撇嘴,不一个三十五岁的辰,居的排场,少不几万贯了,果是朱门酒柔臭。

    几声钟响,寿宴始,舞乐纷呈,酒佳肴被花蝴蝶一的侍们流水般传递来。

    礼仪邦,像这宴,是有章循的,一饮一啄,有司仪吟唱一般引导赵孟启来,除了新鲜感外,感到束缚,吃个饭搞这

    是赵孟启干脆装傻,顾低头,拣菜吃,别,这味不比宫的差。

    半个,繁文缛节式的恭贺与程序化敬酒基本结束,接来是比较由的饮宴了,赵孟启已经致吃饱了。

    因候通常是分席制,是一人一个席案,型筵席上人们敬酒是遥敬,隔老远相互举杯示饮,有不少人有向赵孟启敬酒,他基本低头,跟本不到,这罢。

    别有目的不甘是一群衙内端酒杯离席案,蜂拥来到赵孟启席

    “忠王殿,我等少顽劣,适才罪,此刻不胜惶恐,因此特借一杯薄酒向殿赔罪,殿的雅量宽厚,必不拒绝吧。”

    呵,招了?

    赵孟启抬演,饶有趣味的这群二世祖,吓住了,到这卷土重来了。

    纤细的指在杯沿上转口听不悲喜,“尔等的思是,孤若是拒绝,便是肚机肠了?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,我等皆是诚致歉,怎擅加谤誉呢,至世人殿何评价,与我等关。”

    代表衙内们话的,正是有个清贵爹的曲衙内,渊远,嘴皮利索,胆

    “呵呵,世人的评价?孤?”赵孟启一挺腰,直了身,“滚!向孤敬酒,尔等不够资格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众衙内惊呆了,完全不到忠王一点礼仪风度不讲,不拒绝干脆,甚至赤罗罗的蔑视他们,简直众给了他们一人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“是我等高攀了,士杀不辱,告辞!”曲衙内铁青脸,强挽尊,带头离

    众衙内灰头土脸回到席位上,四周的目光充满了嘲笑,不由一个个幽怨的向始俑者魏关孙。

    魏关孙挨不这许责怪的演神,头皮,“我亲,一定诸位兄台讨回颜!”
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,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我们会尽快删除。
版权所有 © https://www.yousuiwx.com All Rights Reserved
LOL:锦鲤哥别秀了! 长生太监火到星空深处 末至阁 心上阁 贫道就要当影帝诸羊黄昏 文学之航 落花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泪 轻松文学 稚初小说网 六零再婚夫妻元月月半 女帝登基那天,我被悬尸城门起点中文网 【快穿】每次穿越后都成了反派心尖宠 从解析太阳开始起点